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例精选

宋文花、曲波、曲利涛诉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烟台市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保险合同纠纷案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年05月26日

  关键词:保险合同 

  裁判摘要

  原告:宋文花,女,1950年8月16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烟台市牟平区。

  原告:曲波,男,1974年5月19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烟台市牟平区,系宋文花长子。

  原告:曲利涛,男,1978年9月26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烟台市牟平区,系宋文花次子。

  被告: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住所地烟台市芝罘区。

  负责人:李巧龙,总经理。

  第三人:烟台市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住所地烟台市牟平区。

  负责人:佘黎平,理事长。

  原告宋文花、曲波、曲利涛与被告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第三人烟台市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因保险合同纠纷一案,向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宋文花、曲波、曲利涛诉称,曲丰文系原告宋文花的配偶,系二原告曲波、曲利涛的父亲。2008年6月23日曲丰文与第三人烟台市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签订一份借款合同,同时与被告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签订一份“借款者人身保险”合同,该保险合同约定:“本保险合同成立后作为贷款合同的附属合同,其意外死亡或全残的保险金额为贷款金额”。2009年5月20日曲丰文在自家果园地里意外死亡,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第三人为曲丰文死亡的第一受益人,但第三人于2010年10月25日已向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起诉原告宋文花和曲利涛要求偿还贷款,可见第三人放弃了第一受益人的权利。为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三原告作为曲丰文的法定继承人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向原告支付保险金3000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辩称,原告主体不适格,涉案保险合同指定的受益人是本案的第三人,三原告作为被保险人曲丰文的法定继承人要求被告支付保险金不具有事实上和法律上的依据。退一步讲,即使第三人放弃第一受益人的权利,三原告作为被保险人的法定继承人可以主张权利,但曲丰文的死亡原因是脑中风,即因疾病死亡,不属于意外伤害死亡,不属于保险责任,故保险人不承担支付保险金的责任。综上,要求依法驳回原告对被告的诉请。

  第三人烟台市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辩称,第三人曾在被保险人曲丰文死亡后向被告主张过权利,被告无故拖延不予赔偿,所以才在2010年10月25日借款期限届满后起诉原告等人要求其支付借款本金及利息,并不代表第三人放弃了对保险金的请求权。

  三原告针对自己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1、被告出具的《借款者人身保险投保单及保险单》(委托人留存联)一份,用于证明曲丰文于2008年6月23日与本案的被告签订一份人身保险合同,并且在签订该保险合同时第三人作为被告的代理人没有履行条款的说明义务特别是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义务。被告及第三人对该证据没有异议。

  2、借款合同和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用于证明曲丰文与本案的第三人在2008年6月23日签订一份借款金额为30000.00元的借款合同,同时原告宋文花、曲利涛与第三人亦签订一份最高额保证合同,二原告为曲丰文的借款提供最高额担保。被告及第三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对象均无异议。

  3、《死亡证明》和《证明》各一份,前者系烟台市公安局牟平分局莒格庄派出所出具关于曲丰文死亡原因的证明:非正常死亡,即意外死亡;后者系曲丰文所在村委会和目击证人王某某出具的证明:曲丰文系从果树上摔下致死,系意外事件导致的死亡。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派出所出具的死亡证明并不能证明本案被保险人的死亡原因,具有证明力应该是医学诊断;村委会和王某某出具的证明内容与事实不符,并且证人应出庭接受质证。第三人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和证明对象均无异议。

  4、起诉状、开庭传票和应诉通知书各一份,用于证明第三人于2010年10月25日向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起诉原告宋文花和曲利涛要求偿还贷款,推定第三人放弃了保险合同中第一受益人的权利,因此三原告在本案中主体适格。被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借款合同案件没有审结,即可证明本案原告不具有主体资格。第三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亦无异议,但并不代表自己放弃在保险合同中的保险金请求权。

  5、特快专递详情单(收件人存联)和《理赔通知书》各一份,用于证明原告在被保险人曲丰文死亡后及时向第三人和被告报案,并由第三人向被告申请理赔,但被告拒赔。被告和第三人均对该证据没有异议。

  被告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针对自己的抗辩主张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1、《证明》和《诊断证明书》复印件各一份,被告主张该两份材料系烟台市牟平区人民医院莒格庄分院出具的,用于证明被保险人曲丰文的死亡原因是脑血管意外,即脑中风,系疾病导致的死亡,不属在承保范围内,即不属于保险责任,故被告不应支付保险金。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要求被告提供原件,否则不具有证明力;退一步讲即使是真实的,诊断证明书中“诊断:脑血管意外”处有个问号,表明他们并不确定曲丰文的死亡原因;另保单注明的是人身保险,而非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故被告不能以疾病死亡不属于保险责任为由拒赔。第三人对该证据不予质证。

  2、询问笔录一份,被告主张该笔录是其接到报案后,派工作人员到目击证人王某某处所作的调查笔录,载明王某某并没有看到曲丰文从树上摔下来的经过,只是看到曲丰文躺在地上的事实。原告认为笔录内容与事实不符,要求被告提供证人出庭作证。第三人对该证据不予质证。

  3、脑中风的医学解释文章一份,用于证明脑血管意外的医学解释,即通常所说的脑中风,系一组起病急骤的脑部血管循环障碍的疾病,从而证明被保险人的死亡系疾病死亡,不是意外伤害导致死亡。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被告只是推理而没有医学鉴定结论。第三人对该证据不予质证。

  4、照片两张,被告主张这两张照片是被告工作人员调查本案所涉事故时对被保险人死亡时的场所(果树地)及自己提供的证据1中《证明》的照片,从而证明被保险人曲丰文的死亡原因是脑血管意外即疾病所致。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照片亦为复印件,不具有证明力。第三人的质证意见同原告。

  第三人烟台市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社针对自己的抗辩主张向本院提交鲁农信联烟台办[2007]75号文件、业务合作协议书和保险兼业代理业务许可证各一份,系山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烟台办事处与太平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共同下发合作通知,证明第三人在发放贷款的同时依据上级单位的通知与被告开展业务合作,自己拥有兼营保险代理业务的资质。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该证据能够证明被告与第三人之间在保险合同关系中是代理与被代理的关系,第三人是被告的代理人或者业务员,第三人的行为代表被告保险公司的行为。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

  本院根据案情的需要依法对证人王某某调查取证,其证实:自己与曲丰文同村,在村里卖化肥和农药,2009年5月20日证人到曲丰文果园里帮曲丰文查看果树是否生病,当时曲丰文正在果树上疏果(即把果树上长得密的小果去掉),证人便在地里检查果树,忽然听见“轰”的一声,发现曲丰文已经躺在地上,告知其家属打急救电话,莒格庄医院的医生到现场检查确定曲丰文已经死亡,未送医院。其认可原告提供的证据3中《证明》的真实性,只是因为自己不识字所以由其对象代其签名;否认被告提供的证据2询问笔录的真实性,认为上面的内容与自己接受询问时的口述不一致。原告对该证据没有异议,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证人的证言前后不一致,其效力值得推榷。第三人对证据没有异议。

  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保险人曲丰文系原告宋文花的配偶,亦为原告曲波、曲利涛的父亲。2008年6月23日曲丰文与第三人烟台市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下属分支莒格庄信用社签订一份借款合同,合同编号为(牟莒)农信借字(2008)第0639号,约定:曲丰文向第三人借款30000.00元,借款期限自2008年6月23日至2009年6月23日止,由(牟莒)农信高保字(2008)第0639号最高额保证合同担保,即同时原告曲利涛和宋文花与第三人签订的保证合同,约定二原告自愿为借款人曲丰文自2008年6月23日至2010年6月23日止在第三人处办理约定的各类业务实际形成的最高余额折合人民币30000.00元提供担保。与此同时借款人曲丰文应第三人的要求与被告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签订一份“借款者人身保险”合同,该保险合同的《借款者人身保险投保单及保险单》中约定:“兹委托――(贷款发放机构)代表本人向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投保借款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投保人∕被保险人姓名(借款人):曲丰文,身份证号××××××××××××××××××;贷款机构填写:贷款合同编号20080639、贷款日期20080623、贷款到期日20090623、贷款凭证编号10040057、保险金额(贷款金额)人民币叁万元整、保险费人民币壹佰零五元整、保险期间自2008年6月23日零时起至2009年6月23日二十四时止;受益人:第一受益人(贷款发放机构名称)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社;特别说明:本人同意以下事项:本人已认真阅读并理解职业告知问题,并确认这些问题的回答都为“否”。2、投保书作为本人委托贷款发放机构代表本人向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投保《借款者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的证明。本保险合同成立后作为贷款合同的附属合同,其意外死亡或全残保险金第一受益人为与被保险人签订贷款合同的贷款发放机构,在贷款合同有效期内,不作变更;其受益金额为索赔当时被保险人依贷款合同的约定仍未偿还的贷款余额。第一受益人的受益额度在任何情况下不超过本合同的保险金额。3、保险公司对每一贷款人(被保险人)承担保险金给付责任以50万元为限,且应不大于被保险人贷款金额。4、保险期间与贷款期间一致,最长为一年。5、本投保单无贷款发放机构签章无效。6、贷款人(被保险人)及受益人须凭本委托书等相关保险单证及贷款银行证明按条款规定申请理赔。”该保单上加盖了第三人的业务公章和被告的业务专用章,保单背面附有“借款者人身保险保险责任及责任免除”条款,其中第一条规定:“在保险合同有效期内被保险人遭受意外伤害事故,且自意外伤害事故发生之日起一百八十日内,因该意外事故导致身故或残疾,本公司按照合同约定的保险金额给付保险金,同时本合同对该被保险人的保险责任终止。”第二条规定“因下列情形之一,造成被保险人身故或残疾,我司不负给付保险金责任:1、投保人或被保险人故意隐瞒、欺诈行为;……16、被保险人因疾病导致的身故;……。”曲丰文亦通过第三人向被告缴纳保险费。

  2009年5月20日被保险人曲丰文在自家果园地里修剪果树时,从树上摔下后经抢效无效死亡。原告方于2009年5月23日向第三人和被告报案告知曲丰文死亡的事实。被告接到报案后于2009年5月28日派员前往曲丰文发生事故村里调查,取王某某调询问笔录一份。2009年6月17日曲丰文所在村委会和目击证人王某某共同出具一份《证明》:“床而村村民曲丰文五月二十日在果园剪小苹果时,不慎在树上掉下来摔伤导致身亡,特此证明。”2009年10月16日烟台市公安局牟平分局莒格庄派出所出具一份《死亡证明》中注明:“曲丰文20090520因其它非正常死亡,特此证明。” 后第三人持曲丰文死亡的相关材料到被告处申请理赔,被告于2010年12月6日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将《理赔通知书》和理赔材料邮给第三人,第三人将上述材料退给原告,其中《理赔通知书》告知:“曲丰文的本次死亡不属于合同约定的保险责任,故本次申请谦难理赔。” 在本案的庭审中,当本院向第三人释明应在借款合同中的债权和保险合同中的保险金受益权择一时,第三人明确表示放弃对保险金的请求权,选择借款合同中的债权。

  另查,

  1、2010年10月25日第三人烟台市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在向被告申请理赔无果的情况下将本案的原告宋文花和曲利涛诉至本院,要求其偿还借款本金29967.55元,利息7348.00元,共计37305.55元。该案目前仍在审理当中。

  2、2007年3月7日第三人烟台市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上级主管单位向其下发了《关于农信社与太平保险公司开展业务合作的通知》(鲁农信联烟台办[2007]75号文件),2008年4月1日第三人与被告的上级主管单位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签订一分《业务合作协议书》,在该协议中约定第三人为保险公司代理销售保险产品,保险公司协助第三人办理《保险兼业代理业务许可证》和《保险兼业代理委托书》,向第三人支付手续费等内容。第三人于2008年4月14日取得《保险兼业代理业务许可证》,开始销售被告提供的保险产品,包括涉案的人身保险产品。

  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有二:1、三原告主体是否适格。2、被告是否应对被保险人曲丰文的死亡支付保险金。

  针对第一个问题:三原告作为诉讼主体是否适格。根据被保险人曲丰文与被告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签订的借款者人身保险合同的约定,第一受益人为本案的第三人即烟台市牟平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但在本案的庭审中,第三人明确表示放弃保险金的请求权,即表明其放弃第一受益人的权利。保险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在受益人依法丧失受益权或者放弃受益权,没有其他受益人的情况下,被保险人死亡后保险金应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由保险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进行处理。三原告宋文花、曲波、曲利涛作为被保险人曲丰文死亡后的法定继承人在第三人放弃受益权的情况下主张保险金的请求权,作为原告向被告保险公司行使请求权适格,故被告认为原告主体不适格的抗辩主张不成立。

  第二个焦点:被告保险人是否应对被保险人曲丰文的死亡承担保险责任,即是否向三原告支付保险金?

  首先、根据原、被告之间签订的保险合同中的投保单及保险单,其在醒目位置用粗黑体印刷的是“借款者人身保险投保单及保险单”,险种是“人身保险”,而非“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作为普通百姓的原告和被保险人根本无法区分二者的区别,只会认为该保险合同中保险金的支付与自己的生死有关。保险法第十二条规定:“人身保险是以人的寿命和身体为保险标的的保险”,“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仅为人身保险中的一个险别。另外,依据第三人与被告签订的《业务合作协议书》可知,被告与第三人之间在保险业务中系代理与被代理的关系,即第三人作为被告的代理人与曲丰文签订保险合同,而第三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在与曲丰文签订保险合同的时候履行了保险条款的说明义务,特别是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义务,该不作为代表被告未履行前述义务,即保单中约定的意外伤害保险责条款并不为被保险人所知,系无效条款,对原告不产生约束力。故被告主张与曲丰文之间签订的保险合同是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的主张不成立。被保险人曲丰文的死亡应属于人身保险中的保险事故,即被告应承担保险责任。

  其次,退一步讲即使本案所涉保险是“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被告亦应对被保险人曲丰文的死亡承担保险责任,其理由有三:1、三原告提供公安机关出具的《死亡证明》中注明:“曲丰文20090520因其它非正常死亡”即曲丰文的死亡系意外死亡,该证明系国家有权机关出具,具有法律效力。2、原、被告均提供了证人王某某的证言,不完全一致,经本院调查,其证实案发当日看到曲丰文在果树上疏果,听见曲丰文摔下的声音,后经医生检查已死亡,曲丰文死亡的直接原因上是从树上意外摔下所致,即曲丰文的死亡系意外死亡。3、被告虽然提供了莒格庄医院的《证明》和《诊断证明书》,但作为复印件在原告不认可的情况下只能是无效证据,不具有证明力;即使为原件,在《诊断证明书》中“诊断:脑血管意外”处有个问号,表明曲丰文的死亡原因并不明确,所以被告主张曲丰文的死亡系疾病死亡的抗辩不成立。

  综上,被保险人曲丰文与被告太平人身保险有限公司烟台市中心支公司签订的借款者人身保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我国相关的法律、法规,故该保险合同合法有效。被保险人依约交纳了保费,被保险人在保险期间意外死亡属于保险事故,被告保险公司理应及时支付保险金。因保险合同中约定保险金额为30000.00元,故本院对三原告要求被告支付保险金30000.00元的主张予以支持。

  据此,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十三条、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烟台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向原告宋文花、曲波、曲利涛支付保险金30000.00元。

  案件受理费550.00元由被告交纳。

  案例报送单位:牟平区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

  编写人:于红伟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正阳路313号 电话0535-4289516 邮编:264100